快捷搜索:  

李约瑟眼中的欧历史教训危机与祖国智慧——再读李约瑟《欧亚之间的对话》

李约瑟眼中的(de)欧美危机与中国智慧——再读李约瑟《欧亚之间的(de)对(dui)话》 2022-09-24 21:00:16来源:光明日报编辑:杨玉国

冷战结束后,美西方国家以 民主 人(ren)权 教师爷自居,居高临下对(dui)世界很多国家指手画脚、颐指气使,动辄挥舞制裁大棒,甚至武力相加,给世界带来巨大动荡和灾难。美西方的(de)这一做法受到广泛批评和抵制,倡导不同文明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de)呼声越来越深入人(ren)心。在这样的(de)背景下,再读李约瑟70年前发表的(de)文章《欧亚之间的(de)对(dui)话》,不无启迪意义。

中西比较是(shi)李约瑟研究世界文明史的(de)重要方法,他(ta)的(de)《欧亚之间的(de)对(dui)话》一文同样以中西比较为基础,对(dui)欧美民主政治的(de)弊病与传统中国民本思想的(de)优势(youshi)、欧美法制的(de)局限与东方司法思想的(de)和谐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并从中阐释文明互鉴、世界共同体的(de)核心思想理念。

欧美民主应向朴素的(de)中国民本思想取经

李约瑟认为,西方的(de)所谓民主观念如同它(ta)的(de)文化一样,内部存在严重的(de)分裂和矛盾。对(dui)于民主的(de)内涵及其实践方式的(de)理解,英国人(ren)和美国人(ren)不一样,东欧人(ren)和西欧人(ren)不一样,在某些方面严重对(dui)立、冲突甚至势如水火。解决西方民主症结的(de)出路在哪里?《欧亚之间的(de)对(dui)话》一文给出的(de)答案清晰明了 在许多方面需要向中国古代民本思想取经。

李约瑟指出,一直到18世纪,欧洲社会 国王的(de)神圣权力 才得到承认。但是(shi)在中国,类似的(de)神化、固化君权的(de)命题 天命论 在2000多年前就被当时的(de)法家抛弃了。李约瑟进而认为,中国古代先秦时期就有的(de) 天视(shi)自我(wo)民视(shi),天听自我(wo)民听 ,以及 爱民之所爱,憎民之所憎 的(de)民本思想,才是(shi)民主应有的(de)本质,这正是(shi)欧美西方国家应该学习的(de)。

李约瑟直言,当代欧美国家 什么都不缺,只缺善良的(de)愿望 ,即缺乏对(dui)普通百姓的(de)真正同情和理解,没有把维护世界和平作为制度目标,把真正满足 人(ren)民的(de)需要 放在施政首位。这种政治伦理观念正是(shi)中华文明的(de)长处所在,因为中国 有一种不依靠超自然力量的(de)伦理学和不以原罪的(de)悲观论学说为基础的(de)伟大文化传统 。在民主制度建(jian)设(she)方面,李约瑟郑重提出 这个世界,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孔子和老子 。

面对(dui)西方社会治理已经出现的(de)各种乱象以及西式 民主神话 的(de)破灭,李约瑟从伦理学的(de)角度深入分析了科学、伦理及民主观念的(de)关系内涵。他(ta)提出首先要厘清 科学究竟为谁而存在 ,这才是(shi) 民主最深刻的(de)意义 。他(ta)认为,如果科学不能为人(ren)民服务(fuwu),所谓的(de)民主就没有任何意义。他(ta)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我(wo)曾听到欧洲人(ren)坚持认为,既然只有我(wo)们(men)才懂得什么是(shi)民主,那么用(科学武装起来的(de))武力把我(wo)们(men)的(de)观念强加给非欧洲人(ren)就是(shi)我(wo)们(men)的(de)责任。 其实,所谓西式民主的(de)扩张,本质上就是(shi)资本打着民主的(de)旗号,在世界范围内肆意践踏其他(ta)文明社会的(de)民主与民生,科学在这里成了他(ta)们(men)在全球攫取利益的(de)血腥工具。 他(ta)们(men)的(de)科学 甚至不是(shi)为了本国人(ren)民而存在,而是(shi)为了资本而行动,为了狭隘民族主义的(de) 国防 而存在,为了特殊的(de)资本利益集团而存在。

纠偏欧美法制的(de)局限应从东方司法思想中汲取营养

李约瑟从源头分析了欧美法制的(de)局限。他(ta)认为, 希腊人(ren)最早根据数目有限的(de)公理合乎逻辑地演绎出整个自然知识假定的(de)欧几里得观念 ,这对(dui)近代科学得以在欧洲发展起到了基础作用。但是(shi),如果认为罗马法的(de)抽象特点和欧几里得几何学相吻合,进而认为这种以罗马法为基础的(de)法律也被看成欧洲文化的(de)丰碑,这显然并不成立。同样,以此为基础的(de)在 不受控制的(de)各种前提之间编织罗网的(de)中世纪经院哲学很快蜕化为宗教裁判所可恶的(de)教条 。李约瑟进而指出, 在当代,我(wo)们(men)先后看到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的(de)出现。主权国家之间的(de)各种协定要服从法律规则。但这是(shi)些什么样的(de)规则呢?当然是(shi)欧洲的(de)法律规则 。这种 单边规则 导致现在西方最好(hao)的(de)法学家致力于解释 集体安全 之类的(de)术语,造成的(de)结果是(shi) 世界上最工业化的(de)强国用空中力量彻底摧毁世界上最不工业化的(de)新兴工业和幸福萌芽 。

基于以上思想基础和行动逻辑,欧美所取得的(de)所谓普遍性的(de)自然科学成就并不是(shi) 法学家、神学家和政治家的(de)业绩 ;那种 凡实际上在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发展起来的(de)东西都有普遍性,凡欧洲的(de)东西也都有普遍性 的(de)假定是(shi)不成立的(de);那种认为罗马法 显然 是(shi)人(ren)类思想在法律领域内的(de)最大成就,希腊哲学当然是(shi)最接近人(ren)类达到过的(de)形而上真理的(de)哲学,基督教揭示和要求所有人(ren)都相信的(de)是(shi)绝对(dui)真理等观念,也是(shi)荒唐至极的(de)。

对(dui)于以上局限,《欧亚之间的(de)对(dui)话》这样描述: 当西方有赞成法律虚构的(de)倾向时,东方却不大为职业巧辩所支配。 古代中国熟悉法律规则,但在意识上更喜欢公正的(de)规则。 因此,这方面 欧洲人(ren)不应该再认为他(ta)们(men)从东方司法制度学不到什么东西 。

厘清世界科学史源头 当今文明更需交流互鉴

李约瑟的(de)文明观从未在欧亚文明的(de)优劣问题上进行 二选一 的(de)判断,他(ta)更重视(shi)从长时段中分析各个文明之间的(de)互鉴。李约瑟认为: 人(ren)人(ren)都应该明确懂得,欧洲没有产生 欧洲的(de)科学 ,而是(shi)产生了普遍有效的(de)世界科学,这是(shi)唯一可以最自由地与世界上所有民族分享的(de)东西,实际上不只是(shi)欧洲一个民族为它(ta)的(de)形成奠定了科学基础。

随着其他(ta)民族对(dui)这些科学技术的(de)运用和发展,他(ta)们(men)不可避免地要为扩大人(ren)的(de)认识范围、进一步提升科学技术水平作出贡献。也就是(shi)说,近现代西方的(de)科学技术本身就是(shi)包括亚洲人(ren)民在内的(de)全世界文明互相交流的(de)结果,过去是(shi)这样,将来更是(shi)如此。 欧洲人(ren)认为科学是(shi)他(ta)们(men)的(de)私有财产,这是(shi)不可能的(de),甚至是(shi)荒唐的(de)。他(ta)们(men)可以得到永远专利证的(de)保护,但这无关紧要,科学永远属于世界大家庭。 因此,基于科学是(shi)欧洲人(ren)的(de)私有财产这种理由对(dui)其他(ta)国家进行封锁遏制,就显得更加不可理喻。

然而,基于近代科学技术产生于欧洲这个历史事实,大西洋两岸在几个世纪里产生优越感的(de)同时,也形成了对(dui)其他(ta)地区和民族的(de)统治扩张心理。在今天,这种心态已经变成对(dui)世界的(de)威胁:他(ta)们(men)总是(shi)设(she)法把典型的(de)西方观念强加给其他(ta)民族,后者如果不服从,他(ta)们(men)就会用最先进的(de)武器迫使其屈服,甚至将其摧毁。

李约瑟曾作为国际和平委员会成员深度参与调查美国在朝鲜实施细菌战一事,美军的(de)反人(ren)类行径使得他(ta)对(dui)欧美社会带给其他(ta)文明的(de)灾难有着更为深刻的(de)认识。他(ta)提醒欧美国家: 在亚洲人(ren)看来,掀起所谓 自由世界 的(de)浪潮并非为了遏制共产主义,而是(shi)要对(dui)付某种政治意识的(de)诞生、民族独立运动和亚洲各国人(ren)民争取工业化从而提高生活水平的(de)愿望。 换句话说,亚洲人(ren)民对(dui)以美国为首的(de)西方国家提倡所谓自由、发动侵略战争的(de)目的(de)洞若观火。所谓 民主自由 只是(shi)幌子,本质上还是(shi)西方资本利益集团欺压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阻止他(ta)们(men)过上美好(hao)生活。

事实上,欧美同时代有许多有识之士像李约瑟一样为不同文明的(de)互鉴交流、平等相待而奔走呼号,并投身于伟大的(de)实践中, 欧洲人(ren)应遵循像施韦策这样的(de)医生、路易 艾黎这样的(de)工程师、白求恩这样的(de)外科医生 的(de)忠告,改变欧美人(ren)在世人(ren)心目中的(de)糟糕形象, 不应再作为汽油弹、地毯式轰炸和原子弹技术的(de)发明者出现在其他(ta)人(ren)类面前 。

欧美国家内部的(de)毒品枪支泛滥、种族歧视(shi)盛行等问题是(shi)长期存在的(de)社会痼疾,始终困扰着西方社会。怎样解决他(ta)们(men)自身的(de)这些问题?作为科学史家,李约瑟基于宏大的(de)世界长时段历史范畴,提出了中肯的(de)建(jian)议:从有利于欧洲人(ren)的(de)角度来看,进行对(dui)话也是(shi)同样重要的(de) 因为仅从欧洲人(ren)的(de)观点来考虑,欧洲的(de)问题是(shi)永远得不到解决的(de),必须通过由亚非各国人(ren)民所构成的(de)人(ren)类大多数的(de)眼睛看欧洲,看欧洲的(de)历史及其成败 。 我(wo)们(men)需要坚信,任何种族主义和文化优势(youshi)信念都是(shi)与世界共同体背道而驰的(de)。 文明对(dui)话、共享互鉴成为李约瑟思想中破解世界上各种矛盾冲突的(de)重要思路。

(作者:王孝俊,系河南财政金融学院副校长、教授)

李约瑟眼中的欧美危机与中国智慧——再读李约瑟《欧亚之间的对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916人留言! 共有:916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